nya nya

少爷新发的story(´ω`)好好听

翻聊天记录看见的QAQ会有人想看吗…有我就写

相叶雅纪之歌

做一场梦吧
梦里的二宫和也还是二宫和也 是一位小有名气的舞台剧演员 虽然是小有名气却也不至于全日本都知道他 喜欢窝在家里玩他的游戏 闲暇时候挎个吉他 哼哼曲 写写词

相叶雅纪当然也是那个相叶雅纪 宝石一样的笑颜 做厨师有那么点可惜呢 他几乎没有眼白的杏眼会在工作时专注于手上的动作 不是不爱说话是喜欢沉默
二宫和也还会哼起那个小调 在自己的沙发上
同一个人
同一个小猪哼哧哼哧般的笑
不一样的是梦里被擅自当做歌词的相叶雅纪会笑着爬上沙发打断他拥吻他 这里没有摄像头 没有工作人员
只有他们自己
两个人可以尽情的亲吻
可以擅自出入对方的家宅
可以在傍晚裹着条棉被耳语着情话
甚至可以走在涩谷的街头十指相扣
在这场梦里更不会有那句悠长的叹息




翔润-初恋(超短篇

注意事项~
*对不起!但是作者没有文笔!!
*sbr视角?听了奥华子的初恋发现的确能带入sj呢🙈所以bgm就听初恋配合食用吧~
*给个小心心或者留言作者会高兴成智障哦~给你表演上天入地♡(.◜ω◝.)♡
正文

电流的声音有些刺耳,停下片刻又再次响起。就这样规律的重复着,他和他也是这样吗?重蹈覆辙的感情,很累吧。

没有马上放下电话,松本润静静地听着,很平静却也很害怕,因为挂断了只会剩下洗衣机运作的声音。

松本润从黄昏就开始等的这通电话已经收到了,略带些疲倦的语气慰问了几句工作的事宜便长驱直入,这是樱井翔的温柔,既然不再属于你便会割舍的很爽快,不会留给你眷恋的机会。
“…对不起,果然还是做不到。”
——
“工作和你之间…拖欠了你太多,回过头来已经挽回不了了,在这样下去我只会欠你更多更多……”
——


松本润并没有在听,或者说他自动过滤掉了所有信息,他听出来了樱井翔很累,很愧疚,外景刚回来飞机上也肯定没有睡好吧,想起来之前给他的几瓶褪黑素也不知道吃掉了多少,但现在樱井翔肯定脸还肿着青须也没有刮净。…下一个好像是news zero?
转过头确认了下日历的日期,顺便扫了一眼外面的细雨绵绵,潮湿天气貌似还有点冷,不自觉的缩了下脖子,有带着外套吧他…
“润?”
对了现在他们在正在分手

“嗯,知道了…改天过来把东西搬走吧。我会先帮你整理出来的,下个是zero?要注意身体呢”
松本润匆匆的挂掉了电话,却不敢匆匆的放下。

有花粉症的人容易在春天走神,松本润望向了窗台。

“你就是松本润?”线条分明的脸庞,笑开的仓鼠牙很可爱却又有些乖张。
“哈哈哈怎么长了个昆虫样啊!”现在只剩下乖张了,松本润有些生气,但他没有表现出来暗自鼓了下包子脸。
少年时候的他是有些怕生但是出于第六感他那时那刻很想和眼前的少年做朋友。
——
“我可是世界第一红担哦~”松本润推怂着他,撒娇一样的让他陪自己拍大头照。
这个时候的樱井翔顶着一头黄毛和亮晶晶的耳钉却是一个应庆高材生,他喜欢这样出其不意的逗别人玩,看起来是少年的叛逆期,其实对于某人他一直如此。
“诶~不是love吗?你这样的粉丝我才不要嘞!”
作势转头就走,照片出来以后却比谁都要好奇,好像过个五分钟不掏出来看看就会忘掉一样,他和他,背靠着背穿着同一款式的衬衫,后面是属于他们的岚。
——

“sho……你别走嘛~这才刚刚开始呢嘛~”身边是从青春一开始就在一起的门把,自己从来不会担心哪一天就突然见不到了谁。但是对于他,现在已经是新闻主播的他,松本润感到了不安,感觉到自己已经抓不住他了。
酒会永远第一个离开的人,半夜手机会关机的人,休息室永远在翻看报纸的人。松本润害怕了,他揉了揉松本润的头,早点睡哦他这么说到,起身把松本润托付给了其他可以信任的人。然后他走开了,那天是松本润进入20代以后喝的最烂醉的一天。
——
后来好像自然而然的就在一起了,或者说在松本润不断的暗示下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细腻如樱井翔在一起那么多年,眼前这么好懂的青年他怎么可能不明白他的心意。

事情也像松本润说的那样,他们之间的重蹈覆辙,藏起来的时候可以保持住的关系反而确立却不知道怎么把控住尺度。节目上无法克制的对视,他们就像普通的恋人一样,有些时候就是想多看一眼,再多说一句话,距离再近一下,适得其反的他们对于这方面执拗的不行。

“我去洗澡啦~”
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简单的结束了自己的神游。
短暂的洗漱后,镜子上被抚上了一层薄雾,轻轻抹掉了一块,淡淡的看着自己的脸庞。
“没有讨厌”
“我们感情很好”
“20年一直在一起。”
既不是like也不是love,是喜欢还是讨厌。如果指的是同事关系他们还会继续,这个数字会被不断的刷新和他,和他们。如果是恋人关系,纠纠缠缠了20年今天就已经和他结束了。
再见了松本润。

好像自己的话多么好笑一样,想露出一个那个人觉得无比可爱傻兮兮的笑容,才发现自己做不到了。手机早就放下了,泪水也早就糊了一脸。
再见了,今天的松本润送走了一个人,一个很可爱的人,染过头发也整过牙,也曾经像全世界宣称是第一大饭的人,一个对同事痴痴不忘的自己。
挥了挥手,眼睛却模糊的看不清楚不知道是镜子上又抚上了雾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松本润是生怕自己忘记了,不断的在心里默念。
あなたは友达,今日から友达

恋人未满1翔润sj


*现实向
*ooc没有文笔 香菜梗~
*大概是一个sho酱被松润吃香菜刺激到了趁着感冒和醉意强chu了润润的小短文
可能会有后续吧~
*觉得可爱的点个小心心或者留句话吧~是@对作者最大的鼓励哦~
 
 
 
 
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不善言辞,不懂得如何把感情描述。
明明能分辨外界的食物却连自己的心情都无法捉摸。。。。我其实是个糟糕的人吗?
 
 
 
 
就比如现在尽管清楚也不愿意承认,仿若在一个阴雨天蒙着自己的双眼,忽略从耳尖略过得寒风,从发丝颤落的雨滴,大声的像没有人的前方辩解,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日一般。又或像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初中生,想把心中的所有情愫都归结起来,一类一类归纳好以后自己就会像一个成年人一样收放自如。
成年人又如何?成年礼的那一天顶着半长不长还挑染了两缕的我作为一个成年人暗暗把这种感情归为所谓的“恋人未满,友人之上”看似让无数人产生共鸣的话语,其实只不过是在逃避罢了,逃避一段  不愿意承认或者不被社会认可的错误又可笑的爱情。
------------------------
松本润一直是个认真克己的人,其实从一方面来说是最糟糕的人格,明明做什么事情都细心谨慎但是只要万一发生了意外却会把所有错误都归结在自己身上的人。所以说这样的人怎么会允许自己有做不到的事情?
樱井翔当然知道,所以他更加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不会翻后空翻,吃不了香菜?不可能只是因为综艺效果或者所谓的团内平衡,这不是他的任务,翔早就不是当年黄毛带着耳钉,live会露出脐环的bambi了,他自然也不会像那样当年那样跟在自己身后口口声声说着大饭满嘴like 和love,所以到头来....他还像当年那样崇拜着自己吗?还是说早已降级为了最普通的同事....?  
眼神随着樱井翔放空的思想飘忽起来,与他对视的瞬间站的歪歪扭扭的青年立刻低下头装作摆弄着衬衫的衣角的样子,从樱井翔的角度只能看见他深刻的轮廓下不停扑闪的小扇子,莫名而来的怒气涌上。“开始!第三part!”导演的声音让他一下拽回思绪,自己竟然会在番组上放空,太不应该了。不甘心的嘟了嘟嘴回到位置上。
摆回自己专业的微笑,后面都进展得很顺利,香菜锅端上来的时候不禁还是吐槽了一下staff人设利用的太不尽人意。。。恩。或许只有他自己不满意而已吧,扫了一眼全场都兴致勃勃的看着他,叹了口气,那先从鸡肉开始吧。?出乎意料的很符合樱井翔的口味,或者说樱井翔到底不喜欢那类?
不用主持提醒也知道下一步也就是这锅香菜的精髓了。。。果然不负众望,综艺效果棒极了,也更意味着staff不会放过这个梗了。
但是以为渡过大劫的樱井翔差点没被下一个场面给吓死,认识了二十年的并且口口声声的说自己香菜苦手的松润小伙伴,津津有味的品尝起来,奶声奶气的一声唔麦简直是压死翔的最后一根稻草。
樱井向天发誓,后面的五秒钟自己完全是放空状态。
回到家里,连鞋子都来不及摆正放在玄关就冲进厨房,打开冰盒的双手都在颤抖。开了一瓶啤酒,漂浮的冰块符合物理现象的在悬浮在黄色带气泡的液体中缓下来后暗自告诉自己,他,松本润,现在站的歪七扭八的帅气的男子,是假的。
等等。。松本润??
························
松润表示自己很委屈,从早上开始樱井翔就没怎么正眼看过他,好不容易对视一次,再抬起头看他,竟然好像生气了?嗯?这不是我们一直一来的小情趣吗?委屈也就算了节目结束以后跟樱井翔说话也十句没个回复,你个樱井翔?约好的去我家喝酒呢?
 
 
休息室内
 
“那去你家也可以啊?。。反正我是无所谓啊”脚又扭了扭像此刻心里一样别扭,他到底什么意思?
“。。。”
看着眼前的木楞的男子收东西的画风已经有点诡异了,空无一人的休息室内他还是有点怕的,松本润轻轻递上小手,搭在樱井无比溜的肩膀上
“Sho桑”
“啊。。恩。好啊”仓鼠牙先生笑了笑
 
此时此刻,就现在松本润靠在厨房的桌子上以前倾的奇特姿势静距离观察着静距离直立观察着啤酒里浮沉的冰块的樱井翔。
恩。。他的眼睛睁的很大,眨了一下眼睛有点湿润了,哦.又眨了一下,松润喝了一口自己刚开的啤酒,常温的口感不是很好,啊他看我了。
抢在自己先前,他好像十分震惊一样的,后退了两大步抵在冰箱上。
松润很害怕啊,差点他手中的液体就要洒到他帮樱井选的毛绒地毯上了。吓死了他个处女座了,那个洗起来可不是麻烦可以形容的呢,不过还好他稳住了不禁心中赞叹了他几句
“Mj?!!?”带着破音的一声仓鼠叫
松润手一抖撒了一地。
。。。。。。。。。。。。。。。。。。。
松本润暂时处理了一下自己造成的混乱,果然还是得叫人来清理就上次那家吧虽然效率慢了一点但是价格还是可以接受的,好像下定决心一样捶了下小拳头。
   走到床边帮他掖了掖被子,头还是有点烫,难怪今天这么反常,知道并不是真的想疏远他松润松了一口气。关上台灯,怕吵到睡熟的的人小心翼翼踮着脚拉开窗帘让一些月光温柔的照射进来,轻轻地蹲下几乎用气声一样声音「晚安~」
满足于这种恶作剧一般轻声笑了笑,下一秒却是天旋地转。
“唔。。”
意识到身上的人在干什么的松本润差点没羞到脑袋炸掉,使劲去推他,樱井翔却变本加厉将体重全部压上来
“樱井翔!!你耍什么流氓”
呜呜呜呜,抬起头来他却看起来更委屈,嘴都快嘟到自己鼻子上了
“为什么?麻酱为什么quq”
“?”
“为什么。。呜呜香菜”
香菜?他该不会是在因为自己今天吃了香菜闹脾气吧?樱井翔好像默认一样一声不吭委屈的不得了,这也太可爱了吧。。
松本润先生被击沉了,一时失守,吧唧一口,嘴唇间好一阵厮磨,松本润咬紧牙关知道最后一道防线突破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会持续好久。。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樱井眯起眼睛眼前的人太可口以至于他无法攻克而有点恼火,摸索上他的耳垂,下面的人一怔好像要躲开一样不停像床脚挪动樱井翔也就随他去了麻酱不知道这正是往虎口挪动啊~吻着上了角落两只手臂框住他,带着点霸道的意味要是别人可能都苏成一滩水了,但是松本润可不是一般人依旧紧闭着牙关,岂可修,樱井翔一把抓上小松润,正主哼唧了一声,长驱直入,成功攻克w
     第二天按下不停震动的闹钟,糟糕。。樱井翔摸了下后脑勺。。干,没有做梦诶,还有点意犹未尽的樱井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tbc